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的语气虽然不清不淡,但却带着凌厉的气息,让人冷汗涔涔。

  服务台的员工们都懵了,这些年,外地人没少在帝都受歧视,但也一直都相安无事。

  时间长了,他们也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可以不把外地人看在眼里。

  但是今天一连串的事情,实在是颠覆他们的认知,都还没从刚刚看到的场景中缓过神来。

  看着还在发呆的几个服务员,云碧雪清丽的眸光闪过危险,“怎么,你们开餐厅,还不想招待客人了”

  云碧雪的这句话俨然威力更大,大有你不招待客人就是不想开餐厅的意思。

  最前的一个服务员看着云碧雪,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自己一个回答错了,整个餐厅很可能就被砸了。

  她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是能做到的。

  “这位美女客人,我我也是给餐厅工作的我不知道”

  云碧雪在台前托着头,一只手敲着桌面,淡淡道:“你们给客人上菜上了这么多年,今天告诉我,不知道,呵,当我是傻的恩”

  服务员连忙摆手,“不是,不是”

  “那就上菜,价格按照菜单付”说着,云碧雪指了指上面贴的餐单价格。

  几个服务员面面相觑,还是店长站出来,摸着冷寒,硬着头皮道:“是,您稍等,我们马上上菜”

  云碧雪撇了撇嘴然后走回座位,她靠在餐桌上托着头,一副不想再动的样子。

  谢黎墨也回到座位上坐下,轻柔的给云碧雪将头发理了下,问道:“累着了”

  云碧雪点头,“恩,打架生气也是体力活。”

  谢黎墨忍不住笑开了。

  “有那么好笑吗”

  谢黎墨微摇头,“不是好笑,是你呀,在宁安市平日一直紧绷着精神,让自己那么冷静理智,现在这样挺好,放松自己,想做什么都可以。”

  “在宁安市想做什么都可以,可这里是帝都,豪门林立,权贵之地,稍不留神,你我都会危险。”她还是看的很明白,帝都要处处小心。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的神色,慎重道:“我不会让你委屈自己的。”

  周围的人都艳羡的看着他们,真是养眼的一对,他们只是坐在餐桌上静静的说话,都觉得特别美好和谐。

  尤其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更是夺目,让人看了,心里都跟照进阳光一样,暖暖的。

  两人更像是光一样,走在哪里,能把暖光照进哪里。

  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被扶走了。

  而云碧雪和谢黎墨说了没几句话,肚子开始咕噜叫了。

  听到这个声音,谢黎墨就知道她饿了,叹道:“不该带你来这里吃饭。”这一耽误来这里都快一个小时了,他只是心疼饿着自己夫人。

  云碧雪摸了摸肚子道:“没事的,一会就可以吃了。”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无精打采的样子,提议道:“要不带你去别的地方吃,或者买点菜回家我做给你吃”

  “在这吃就行,而且我们来了帝都,总要出来吃饭的,不可能一直在家做,该遇到的还会遇到,只是提前解决罢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