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道:“还说不怕疼,上次谁想霸王硬上弓,最后自己怕疼来着”

  云碧露想到自己那时候的临阵脱逃,脸色发红,透白的脸色中那一丝红晕,让她看起来格外动人一些。

  皇逸泽摸着她的脸,觉得特别凉,双手一撮,热了一些,然后给云碧露将脸暖一暖。

  “傻丫头,真不知道拿你怎么办”

  云碧露强撑着精神道:“那你把我绑在身边,最好用腰带拴着。”

  皇逸泽知道云碧露这句话也不像是玩笑,他有时候都恨不能将她放进口袋里,时时的看着。

  这丫头迷糊起来,他还真是担心。

  而且他发现,这丫头还挺能忍,再怎么难过,她也不说,还想着尽量让别人开心一些。

  “皇逸泽,我是说真的,我不怕疼的,下次我们一定可以,我还可以给你生宝宝”

  皇逸泽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快成老头子了,和这丫头在一起,叹的气比过去那么多年叹的都多,“才二十岁,说这个还早,以后,你知道在这方面,我是多愿意配合你”

  有了皇逸泽这句话,云碧露心里甜甜的,放心了。

  虽然身子虚弱,心里怪闷的,但她觉得正因为这样,她才能听到皇逸泽这么多心里话。

  平日他那么高冷,想听一句甜言蜜语很难的。

  所以今夜其实也挺好的。

  只不过是虚惊一场。

  皇逸泽拿过旁边的毛巾,要给云碧露将脸上的水擦一下。

  云碧露抬起头,看着皇逸泽道:“那,水都快没了。”

  皇逸泽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无奈,“拿我的衣服当成毛巾了恩”

  云碧露嘻嘻的笑,点头道:“恩,你衣服好闻”

  皇逸泽的嘴角抽了抽,遇到这丫头,还真是没辙,以前哪个人敢这样,还拿他衣服当毛巾也就这丫头敢

  可他该死的还拿她没办法。

  看着云碧露嘴角牵强的笑意,他伸出如玉的手轻抚她的嘴角,“累了,不想笑就别笑了,在我面前做自己就好,想哭就哭,不想笑就别笑,心情不好,可以朝我发泄。”

  云碧露本来不难过的,可是被皇逸泽这句话触动的,突然想哭了,她吸了吸鼻子,“你对我真好,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一个人扛着了。”

  皇逸泽听着,身体一僵,还是用毛巾细心的将她脸上剩余的水给擦去,“真是容易满足,今天晚上,我没有一开始就替你出面,恨我吗”

  云碧露愣了一下,她还真没往那方面去想。

  看着云碧露愣神的样子,皇逸泽以为她是介意的,他只能低头去吻她的眼睛,似乎把无法诉说的心情通过这样表达出来。

  待云碧露回神,她撑开皇逸泽的身子道:“皇逸泽,你没有不帮我呀你维护我,替我说话,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保护过我。”

  皇逸泽眼中幽深如墨,这个丫头,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怜爱她。

  “以前没人维护你,那是大家都不知道你的好”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