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露清澈的眼中闪着对左丘子美的鄙视,那是赤裸裸的鄙视。

  “这位姑娘怎么可能害左丘老爷子呢,当时这姑娘在跳舞。”

  “是呀,说话也是要有证据的。”

  “不能随便诬陷人,诬陷人也是犯法的。”

  周围的人也是忍不住开始替云碧露说话。

  让云碧露愤怒的心情也稍微好受了点,这世界上还是正义的人多。

  左丘子美不太懂e国的法律,被云碧露这么一说,也是怕了。

  千夜子羽轻拍她的后背,然后对众人歉意的道:“她也是吓怕了,所以才语无伦次,是戏言,大家莫在意,一切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

  千夜子羽温柔谦卑,他的一句话,也让大家都平息了情绪,现场一片安静。

  但是云碧露却并不是好惹的,她冷笑一声,“呵,果然是大家族,一句话就能抹杀一切你们诬陷我可以,诬陷了又说只是语无伦次的戏言,我今日还就是觉得不是戏言,左丘小姐,你说怎么办”

  这一刻,云碧露仿佛褪去了少女的那种欢快和纯真,变得冷漠异常起来。

  左丘子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

  “我如何,就因为我没有身份地位,你左丘家族的人就可以随便欺负,随便说什么,我就要听,你当我云碧露是傻子,是好欺负的,是不”

  云碧露的语气特别凌厉,更是盯着左丘子美说着话。

  说完后,她一笑道:“我今日就告诉你,我云碧露不是好欺负的,哪怕命交代在这里,我也要有个说法”

  左丘子美也是气的哆嗦,脸色发青,扭曲的道:“你想要什么说法我爷爷死了,只有你针对我,我怀疑你难道不对”

  云碧露眯着眼睛,讽刺道:“你那是怀疑的语气而且你确定是我针对你不是你为了抢我男朋友针对我我想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你左丘小姐想抢夺别人的男朋友,才处处针对我。”

  这样的话,今晚被所有人都听到了,左丘子美就算是想反驳想洗清也没用了。

  她开始抹泪哭了起来。

  云碧露对她的哭才不感冒,冷漠道:“又用哭的伎俩博取众人的同情可怜,也只有虚伪白莲花才会如此做,你确定你是白莲花”

  云碧露的伶牙俐齿,几乎让很多人差点拍手称快。

  现场有很多妇人,最痛恨这种伎俩,因为那通常是小三用的,所以她们立马对左丘子美就没什么好感了。

  “警察同志,这件事可要好好查,我们都能给这个云小姑娘做主的,当时她还正在跳舞呢”

  “是呀,一开始是左丘小姐想邀请这位小姑娘的男朋友跳舞,被拒绝了,所以怀恨在心也是正常的。”

  大家把当时什么场面都说了,有警察也开始记录下来。

  而皇逸泽在看到云碧露的表现时,眼中闪过赞赏欣慰的光芒,甚至有一种我家丫头初长成的感觉。

  看到她今日的表现,他终于可以稍微松口气了,为以后松了口气。

  他的丫头是让他骄傲的丫头。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