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话,贾父什么都不说,只是平静的坐在那里,而贾家的佣人和保镖上前将记者挡在贾父外围。

  “大家一个个问,先生接受你们的采访,便会回答主要问题。”

  “大家安静,一个个问!”

  ……

  当记者终于平静下来后,贾父才抬头缓缓道:“我只回答你们最想知道的问题,一共是三个问题,你们可以开始问,三个之后,我不会再回答。”

  记者们面面相觑,还有这样的?

  有一个记者轻咳了声道:“请问贾先生,外界传言贾家开采的煤矿,用来赚钱输送给沈家,煤矿真正的产权是沈家,这是真的吗?”

  贾父点头,“是真的。”语气悠然长叹,曾经这是他贾家死守的秘密,为此要防备所有人,连最相信的朋友都不能告诉,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样死守的秘密最后会被他轻描淡写的告诉记者。

  果然是世事无常。

  一看贾父是真的要回答,记者们激动了,赶忙问出问题,“请问贾先生,这次沈老爷子对贾家不管不顾,爆出贾家的事情,是因为利益产生什么矛盾?还是沈家卸磨杀驴?”

  贾父听着记者的话,哼哼的一笑道:“你们心中的猜测便是我的猜测。”

  这算什么回答?记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贾父话中的意思,再怎么问,贾父也不说。

  最后一个问题是问沈家煤矿的阴谋,贾父娓娓道来,将这些年沈家捧出贾家,又怎么利用贾家的事情一一道出。

  这些辛秘的事情可是惊住了所有在场的人,大家都张大嘴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震惊的事情。

  记者们都屏息听着,生怕错过一句话一个词,报道不好。

  待三个问题后,记者们什么也不管了,都纷纷往回跑,赶快的报道出去,如今今劲爆消息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自从谢少上台,如今他们记者的日子越来越好过,总是有这么多爆炸性的新闻,奖金拿的可是非常丰厚。

  待记者们都走了,贾家也一下子冷清了下来,贾父一下子颓然靠在沙发上,神色疲惫,贾家繁荣了几十年,如今要回归到最初普通的样子了吗?

  也好,也好,守着秘密,挥霍度日,还不如最初简简单单。

  只是贾母可受不了贫寒的日子,整日怪贾父,跟贾父吵架。

  而关于这段辛秘的事情通过贾父口中说出来,最具有真实性了,消息报道出,让整个宁安市都哗然。

  尤其是沈家,本来平静下来的沈家又一次落入风口浪尖,而且这次更厉害,沈家怎么遮掩都掩盖不住这样的丑闻,一代沈家豪门的地位摇摇欲坠,更是被宁安市其他世家豪门所不耻,不屑与之同流合污。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沈老爷子看到新闻的时候,气的破口大骂,但依然承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

  沈家一团乱,大家赶忙手忙脚乱的将沈老爷子送往医院,可是刚出别墅,便被记者堵上,更有闹事的家属拿着棍棒疯狂的乱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