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伴随着枪响,还有大家惊叫的“啊,啊”声音,现场一片混乱。

  而云碧露猛然回头,更是惊悚的睁大眼睛,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

  她看着左丘老爷子额头上一个大大的枪洞口,那么的触目惊心,鲜血还在流着,他就倒在了椅子上,瞪大眼睛坐着,若不是额头上的洞还有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来。

  云碧露被这一幕冲击的头嗡嗡的响,又想起了在游戏大厦那一次的枪击事情。

  她觉得从脚底开始透心的凉,强忍着恶心和呕吐,脸色却是煞白。

  她努力控制自己,可还是忍不住发抖。

  皇逸泽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紧紧抱着。

  他不断的在她耳边安慰道:“丫头,别怕。”

  她以前虽然好打架保护自己,但是这种事情她还真是很少见,但是一次次现实告诉她,这不是假的。

  云碧露头嗡嗡的响,她死死的咬着唇瓣,嘴唇忍不住哆嗦,牙齿也打颤。

  皇逸泽知道对她的冲击力很大,本来要告诉她,让她习惯这些,让她做好准备,他想告诉她一些事情。

  但眼下看来,他是无法开口的。

  他只能紧紧抱着云碧露,拍着她的身子,给她安慰。

  云碧露本能的叫着,“皇逸泽。”

  “我在”

  “皇逸泽”

  “恩,我在,在你身边。”

  云碧露无意识的叫着皇逸泽,似乎潜意识里就是这样信任他依赖他。

  皇逸泽神色幽幽,即使心疼,也只能硬下心肠。

  上次游戏大厦里,云碧露表现的很好,因为那是敌人的射杀,任何人都是冷静自保,和今天的性质不一样。

  今天只是一场生日舞会,但是他们身边的人却是被暗杀,很突然,而且死人的面目太过惊悚。

  皇逸泽内心幽叹,其实她也只不过二十岁,还是个孩子。

  虽然他比她大不了多少,但是他从小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心里早就锻炼出来了。

  现场一片啊啊的惊叫声,更是一片混乱,大家都忙着往外跑。

  皇逸泽知道接下来没什么危险,大多都是他的人在处理后面的事情,所以他只是忙着安抚云碧露。

  她才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而左丘子美张大嘴巴,虚软倒在地上,不知作何反应。

  千夜子羽拨拉开周围的人,几步来到左丘老爷子身边。

  他冷静的观察了下,确定左丘老爷子已经身亡。

  左丘子美虚软着爬着,踉踉跄跄的来到左丘老爷子身边,看着千夜子羽道:“哥哥,怎么办,怎么办”

  千夜子羽拍了下左丘子美的胳膊,当机立断的报警了,虽然已晚,但是现场还要保留。

  “封锁门口,任何人不得出去”千夜子羽下令安排。

  但是的命令还是不如左丘子美管用,左丘子美没了主心骨,只能听千夜子羽的话。

  她将话重复一遍,大门关紧,左丘家族的保卫站岗,不能让任何人出去。

  但是就算是这样,仍然比不上闹哄的人们。

  大家都蜂挤往外跑,就算是大门关了,也不管用。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