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今天是左丘子美的生日舞会,爷爷为她亲自出现,这么多人在场,她竟然被拒绝了

  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她看着云碧露道:“奥这是你的女朋友,只是跳一个舞,她不会小气的吧”

  皇逸泽蹙了蹙眉心,似有不愉,刚要说什么,却被云碧露一把拉了下。

  云碧露松开放在皇逸泽手臂上的手,一把站在皇逸泽面前,挡在了两人中间。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左丘子美,这才撇嘴大声道:“左丘小姐,你的公主病很不轻呀”

  “你说什么”左丘子美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今日可是她左丘家的舞会,眼前这个没任何背景名气的人,敢如此跟她说话

  而现场听到这句话的人,更是抽了口凉气,乖乖,这个少女是谁呀口气了不得。

  “你敢再说一遍,公主病”

  云碧露耸了耸肩,“难道不是吗有病就治病,难道非要拉我男朋友跳个舞,才能治疗”

  左丘子美,气的快晕了过去,她狠瞪了云碧露一眼,昂着头道:“你可知道这里是哪这可是我左丘子美家”

  云碧露瞬间从皇逸泽的口袋里去掏请帖,指了指请帖,“那,这是邀请的,不是我们自己要来的。”

  云碧露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从小的经历就告诉她,别人欺负她,她一定要欺负回来,只有自己更强,才能压制住那些想欺负你的人。

  敢跟她挑衅,云碧露就是要让这个左丘子美打脸,谁反对都不行。

  况且她现在还有姐姐姐夫,姐夫说了,他和姐姐会罩着她的,哪怕她闹的再大也没事。

  所以她现在可不怕。

  皇逸泽幽如玉树般的站着,看着她的丫头,现在跟炸毛的刺猬一样,眼中含着莫可名状的柔和。

  他在纵容她,也是故意让她杀鸡儆猴给别人看,只有这样,这丫头才能不靠任何人站稳脚跟。

  左丘子美从没见过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气的一口气憋在心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这么多人看着,她若是就这么走了,那她左丘子美就不用混了。

  她使劲使劲的才忍住了内心的火气。

  礼厅的音乐还在响着,而左丘子美却一片混乱,看着这个少女,就有一种撕了她的冲动。

  从小到大,还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包括人,这个让她一眼惊艳,一眼心动的男子,她势在必得。

  突然左丘子美将怒火控制好,低柔的一笑道:“既然是邀请的客人,那么肯定是来参加舞会的,那么我邀请你的舞伴跳个舞,也是情理之中,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说着,左丘子美眯了眯眼睛道:“还是说,你怕他被我抢了所以不敢让他跟我跳舞”

  云碧露看着左丘子美的表情,觉得她还挺能忍的,“我自然不怕,他本就是我的,是我的,别人抢不走,当然有人使出下三滥的手段,那就不一定了”

  这是一场两个少女的较量,云碧露有意不让皇逸泽插手,所以他也只能这样慵懒的看着。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