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似有心事的样子,她也抿着唇,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知道这样的场合,自己不能任性。

  她想,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没说。

  在老头讲完话,礼堂舞乐开始响起,很多人开始进入舞池翩翩起舞,礼堂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看着这样热闹的场景,云碧露感觉自己仿佛游离在外,格格不入。

  她只是紧紧抓着皇逸泽的手臂,随他而动,不时有人上来攀谈,皇逸泽也只是淡笑应对。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在e国也没听说过,不过此人光是这样一站,就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让人不去注意都不行。

  老头的孙女提着裙摆走下舞池,竟然站在了皇逸泽的身边,抬高头,挑衅的看了眼云碧露。

  她目光更是盯着云碧露握住皇逸泽的手臂。

  云碧露神色很冷,本来内敛的气息在这一瞬间全部散发出来,一种黑暗的气焰瞬间秒杀所有。

  从小在打架中练就的一身狂霸女气,这一下子全部散发了出来,几乎一下子压住了眼前的少女。

  云碧露嘴角挂着浅薄的笑意,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叫什么左丘子美的。

  皇逸泽神色很淡,似乎并没注意到两人的视线在噼里啪啦的“碰撞”。

  礼厅里,有很多人不由自主的看过来,都暗中捏了把汗。

  虽然不知道这个穿浅黄色礼服的少女是谁,但她脖颈的挂饰那可是身份的象征,懂内情的人,都不会去惹的。

  但现在老爷子的孙女显然是被宠坏了,压根不懂,所以他们在替老爷子的孙女捏把汗。

  左丘子美对着眼前的男子一笑,道:“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眼前的男子名不见经传,她想,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她请他跳舞,也是他的荣幸。

  在左丘子美说出话的时候,云碧露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呼吸一窒,握住皇逸泽手臂的手也收紧。

  她不确定自己这种感觉是什么,只是心里很闷。

  这一刻,她只是盯着眼前的左丘子美看,输人不输阵。

  但是她心里已经把皇逸泽念叨了几百遍,若是他在这里让她难堪,她以后是再也不理他的。

  就在她呼吸一窒的瞬间,皇逸泽淡淡道:“抱歉,我带了女朋友,我只会是她的舞伴”

  皇逸泽的声音很淡,带着幽冷的气息,但这句拒绝的话让左丘子美脸色瞬间发青。

  而云碧露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本来清寂的眸光一亮,心情仿佛飞跃了起来。

  她暗想,就冲这句话,今天她会将皇逸泽维护到底,就算是一直跳舞跳下去,她也不会说一个累字的。

  她对眼前的左丘子美甚不喜,看到别人挽着女伴,还来争,这是一种对人的不尊重。

  而且左丘子美的挑衅,她也都看到了,此时看到左丘子美脸色发青的样子,她觉得内心甚是爽快。

  这要是校园里,她早就发飙了,但是为了皇逸泽的面子,她在忍耐。

  但是左丘子美最好识相,要不,她才不会忍自己的脾气。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