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虽然垫了垫肚子,但一整天都在练习跳舞,云碧露压根吃不饱的,况且平日她也是个吃货,在吃的上面,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肚子。

  云碧露捂着肚子,期待的看着皇逸泽,“皇逸泽,我还没吃饱,我想吃别的”说着,云碧露舔了舔嘴唇,其实她觉得皇逸泽炒菜很好吃,她现在就有点馋了。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可怜的样子,如同被人舍弃的小动物。

  他嘴角抽了抽,安抚道:“一会就去舞会了,不能吃多了。”而且吃多了,跳舞的话,也是对胃不好的。

  云碧露舔着嘴唇,嘟囔道:“可是我想吃油炸虾,想吃红烧肉,相持螃蟹,相吃烤鸭”饿的时候,觉得什么都好吃,什么都相吃,甚至觉得给自己摆满一桌子的饭菜,她都能全吃光。

  皇逸泽定定的看着云碧露,听着她说的这些,脸上的表情动了动,严肃道:“不能再吃了,相吃明天带你去吃。”

  他觉得要是这么纵容下去,她还真会无法无天了。

  这样的吃法,不把肚子撑坏才怪。

  云碧露伸出手拉住皇逸泽的手臂,开始不断的晃,“好不好嘛,我真的好想吃,再说了,舞会我又不想参加,我想吃好吃的。”

  皇逸泽有一种想掐云碧露的冲动,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的,“不带你去,难道待别的人去”

  云碧露郁闷的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你可以带男伴去,我不介意”

  面对云碧露这张嘴,皇逸泽没办法,只能用一个办法让她闭嘴,勾起云碧露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直到云碧露气喘吁吁的时候,皇逸泽才放开她。

  本以为她会消停些,但是云碧露却兴奋甜蜜的抱着他的手臂,眼眸放光的看着他道:“皇逸泽,你很少主动哎,这样真好。”

  她就是喜欢他为自己失控的样子,这样她才觉得,他离自己那么近,是属于她的。

  她其实不了解他,所以她也会多想也会纠结,只不过她不喜欢给自己制造那么多烦恼,所以平日不去想太多。

  不去想,不代表笨

  皇逸泽就知道她不按常理出牌,只能拍着她的头道:“听话,乖”

  这个听话,有很多层意思,云碧露也想不出他到底是让自己哪方面听话。

  只是因为没吃饱,云碧露一直扭捏着性子,无精打采的样子,皇逸泽只能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别墅外便响起了铃声。

  云碧露还趴在桌子上,念叨着,“你不好,舍得让我饿着,你都不心疼我”语气幽怨又带着控斥。

  在她念叨的时候,皇逸泽只是看着手中的报纸,不为所动,定力很好。

  他去开门后,提着一个盒子进来了,一如既往的清幽淡然。

  只不过看着云碧露还在那嗯哼的样子,他唇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目光带着一丝柔暖,不似平日的幽深。

  云碧露赶忙看向那盒子,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好奇和疑惑,她也不念叨了,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盒子。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