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静无人的山道上,难得相遇的四人,在看到对方时都是不由一愣。

  哦?这不是那个啥二世吗?

  看着那张像是熬夜加班了几十年的码农脸,方正愣了一下,但是还没等她出声打招呼呢,却看见那个码农忽然跳了起来,惊讶的瞪大眼睛伸出手指向自己。

  “CASTER的MASTER!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

  听到这个声音,方正不由一愣,这是个什么称呼?

  方正第一时间还以为对方是参加过上次圣杯战争的MASTER,但是当时自己明明台面上的是ASSASSIN啊,而且也没有见过这个家伙………等等,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嗯?等等………难道………

  想到这里,方正诧异的瞪大眼睛。

  “你是韦伯?!”

  “…………………”

  对方默默的点了点头,显然是默认了。

  “……………哈啊?”

  方正这会儿是真懵逼了,开什么玩笑,他和韦伯唯一一次有一面之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四战啊,嗯?等等………难道说………

  想到这里,方正眼中金光一闪,随后眯起了眼睛。

  啊………原来如此。

  通过对时间轴的观察,方正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还要从上一次的穿越开始说起,当时方正接受盖亚的委托,去收拾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里的四战,因为那个世界的黑圣杯被混沌入侵,很有可能造成整个世界的毁灭。最终方正是带着伊莉雅过去,砍瓜切菜一样的搞定,随后直接把那个破圣杯连同潜藏在里面的混沌之力给烧掉了,然后拍拍屁股就回家睡觉。

  而在被方正烧掉之后,那个平行世界线也因此破碎,与这个世界融合在了一起。也在相互融合之后,彼此之间的信息也产生了变化。

  比如原本在这个世界,方正参加的四战是在罗马尼亚举办的,冬木的大圣杯已经被挖走了。而在韦伯等人的记忆之中,他们参加的四战变成了“基于冬木残存灵脉”的亚种圣杯战争。

  基本过程和方正看过的动画里类似,只不过或许是因为相互融合产生的影响,方正在其中的作用产生了变化。虽然她依旧是代替了原本的CASTER和MASTER。但是在韦伯等人“融合”的时间线上,具体的过程却和方正记忆中的有所不同。

  原本方正是开场放大,接着首先干掉了ARCHER,然后一波拉过来把其他几个人都给A了。但是在两个世界线融合之后的亚种圣杯战争的记忆里,却变成了最开始和动画差不多的情况,方正并没有首先干掉ARCHER,而是杀死了ASSASSIN———嗯,这也算是忠于原著?

  接下来也和动画的进展差不多,除了没有大家一起群殴CASTER的那部分之外,其他基本也算是忠于原著,ARCHER干掉了RIDER,卫宫切嗣干掉了肯尼斯,弄死了LANCER。最后是方正一波拉过来把ARCHER和SABER连同亚种圣杯一起A了。

  顺便一提,和那个世界的走向不同,亚种圣杯的最终结果是切嗣和爱丽斯菲尔活了下来,然后带着伊莉雅远走高飞,而爱因兹贝伦家族也在这之后衰落………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所以,这个世界的韦伯才会残留着关于自己的记忆。

  不过……………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方正惊讶的伸出手去比划了一下。

  “我记得当初你还是个小矮子,现在居然长这么高………你该不会是吃激素了吧。”

  “你才吃……………”

  听到方正的说话,对方本能的想要反驳,最后或许是想起对方是能够手撕从者的狠人,这才硬生生的闭上了嘴巴。

  毕竟眼下RIDER可不在自己身边,话说就算在也护不住自己………

  “老师………你们认识吗?”

  这会儿,站在韦伯身边那个披着灰色斗篷的少女,却是怯生生的开口询问道,而韦伯则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不过他不说方正可是会说啊,只见她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对着披着灰色斗篷的少女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

  “哟,你好啊,我是正义的魔法少女红马尾,叫我小红就可以了,你叫什么名字?”

  “格………格蕾………”

  “嗯,这名字蛮好听的嘛,话说你干嘛把脸遮起来啊,学ASSASSIN吗?这个兴趣可不好………嗯?”

  方正凑过来,看了一眼斗篷下少女的脸,接着愣了一愣。

  “你怎么长着一张SABER脸?”

  “SABER………?”

  “这无所谓吧。”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韦伯蛮横的插入了两人之间,打断了方正的问话。

  “红马尾,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是受邀而来的啊,虽然邀请的也不是我就是了。”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对后面打了个手势,很快,就看见黑桐鲜花走了过来,恭敬的向着众人行了一礼。

  “各位好,初次见面,我是黑桐鲜花,这次受阿修伯温先生邀请,代表千界树前来。”

  “千界树……………”

  听到这个名字,韦伯的面色微微一变,望向方正。

  “你是千界树的人?”

  “怎么样?没想到吧。”

  方正也是嘻嘻一笑,得意的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双马尾,而韦伯则露出胃病犯了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一般的表情。

  “这还真是没想到………”

  说道这里,韦伯叹了口气,接着看他站起身体,对着方正鲜花点了点头。

  “我是LORD.埃尔梅罗二世,目前在时钟塔现代魔术科任职,这是我的学生格蕾。”

  “你们好………”

  格蕾这会儿也怯生生的过来向两人打了个招呼。

  然而,听完韦伯的自我介绍,方正却是皱了下眉头。

  “LORD………你个浓眉大眼的怎么也叛变到贵族那边去了?当年那个声称‘即便没有家族血脉流传的魔术师也能够成为一流魔术师’的家伙哪儿去了?果然也是向现实低头了吗?唉,社会真是残酷啊………”

  “唔………”

  听到对方轻而易举的翻出自己的黑历史,韦伯也是面色一黑。

  “才没有那种事,我只不过是………”

  “不过也很正常,毕竟每个人都有苦衷嘛,看你这一副加班十多年没休息过的样子,就知道你这个君主当的也不怎么开心啊。”

  说道这里,方正笑嘻嘻的拍了拍韦伯的身体。

  “好了,那么我们先走一步,等到剥离城再见吧………对了,在这之后我还有点儿事要和你谈呢,可别想着跑哦。”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就带着鲜花继续向着山道的前方走去,只留下韦伯和格蕾站在那里,一言不语的看着两人的背影。

  “小红?你认识他吗?”

  等到转过弯道,鲜花这才好奇的开口询问道,而方正则是呵呵一笑。

  “当然,韦伯.维尔贝特嘛,我和他曾经在圣杯战争里打过碰面,当时他还是个少不更事的中二小屁孩,想要通过参加圣杯战争获得胜利来证明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

  “理论?”

  “没错,你应该也从菲欧蕾那里得知了吧,魔术师是依靠血脉和魔术回路一层层积累起来的,因此在魔术协会那边,公认的理论是只有那些有着深厚底蕴的魔术家族,才能够出现一流的魔术师。然而韦伯的理论却是只要能够切实的对魔术进行很好的研究和理解,哪怕没有深厚的血脉联系,即便是一两代的魔术师也可以成为一流的魔术师。”

  听到这里,黑桐鲜花小小的吃了一惊。

  “这不是和我们千界树的………”

  “没错,听好了,鲜花。所谓的血脉决定魔术师的优劣,只不过是上层稳固自己地位的一种手段和借口。普通的魔术师和家族传承的魔术师的区别,就好像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工薪族和一个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二世祖,前者想要成为百万富翁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后者只需要向家里要钱就行了。你也可以想成是类似种族隔离政策,那些白人认为自己比黑人优越,其实也不过只是因为他们当中大部分人可以接受到良好的教育,而黑人则很难接受这种教育罢了。”

  说道这里,方正轻哼一声。

  “如果把双方放在同一个起跑线,从小就在同一种环境下长大,那么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家族传承的魔术师因为可以继承历代的魔术刻印,所以自然天生比那些没有接受刻印的魔术师要厉害的多。但是这并不表示后者就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成为百万富翁,魔术协会的理论单纯只是为了稳固那些魔术协会高层的地位和便于统治其他弱小的魔术师家系罢了,我们千界树才不给那帮老顽固什么脸呢!”

  “我明白了,小红!”

  听到这里,黑桐鲜花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也就是说,我们千界树的目标,就是推翻这些魔术师对吧。”

  “没错,一个伟人曾经说过,社会的变化,主要是由于社会内部矛盾的发展,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阶级之间的矛盾,新旧之间的矛盾,由于这些矛盾的发展,推动了社会的前进,推动了新旧社会的新陈代谢。”

  方正得意的竖起一根手指。

  “魔术协会代表的就是这个世界魔术的落后与陈旧的一面,现在早就不是光靠贵族和血统就可以自以为是的时代了。然而这些人居然还活在维多利亚时期不可自拔,洋洋得意自以为是。不过这也很正常,就好像地上的灰尘,扫帚不扫,灰尘不会自己跑掉。”

  “所以………我们是要邀请那位LORD加入我们千界树吗?”

  鲜花一直跟随在菲欧蕾身边学习魔术,因此对于这些也是相当了解,但是她非但不担忧,反而异常兴奋。

  “就目前来看是这样,但是具体情况,我们还要再观察一下………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会跑去当什么LORD………该不会是向腐朽的资本主义统治阶级低头了吧,我们可不要投降派。”

  说道这里,方正也是耸耸肩膀。

  “算了,总而言之,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次元法典,次元法典最新章节,次元法典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