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宋神宗赵顼:勇敢面对锐意进取 开明民主渴望伟大 努力做一个好皇帝 却无奈带着遗憾离开

来源: 2019-10-17 17:07:16 人气:
字号: 小号| 大号
【内容导读】宋神宗是北宋的第六位皇帝,自幼便博学多识,一身的抱负。在十九岁继位之后,整个北宋王朝已经开始了衰败,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他希望挽救北宋王朝,努力做一个好皇帝,渴望让自己变得伟大,但是无奈最终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宋神宗赵顼是北宋第六位皇帝,神宗在即位之初,耳闻目睹积贫积弱的困境,故即位不久,即召王安石赴京,推行变法,史称“熙宁变法”。在变法的过程中,神宗以君权的力量,保证了一系列新法的推行。在守旧势力的反对下,神宗虽然摇摆于新旧两党之间,但他维持新政、坚持变革的决心不变,确是宋朝有抱负、有作为的皇帝。

北宋的第6位皇帝是神宗赵顼。他继位时正好20岁,风华少年,血气方刚,锐意求治。登极之初,就下求言诏,广泛听取建议,决心真正有所作为,做一个唐太宗李世民那样的明君,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扭转真宗、仁宗以来政纲松弛不振的局面。

因为求治心切,所以神宗非常好学,经常向大臣们征询意见,大胆启用改革人才。他一上台时就打算起用王安石。王时任工部郎中、知制诰,丁忧已满,但他还拿架子,称病不赴。神宗觉察到有猫腻,对辅臣说:“王安石曾在先帝朝任职,多次召用不就,或以为不恭,现在朝廷召他又不至,是果真有病,还是有所要求?”后来,直到被提拔为江宁知府,由副部级转为正部级,王安石才就坡下驴,颠颠地上任去了。

又过了数月,神宗召王安石入京,任命他为翰林学士,兼侍讲。这个差事,相当于国策顾问,还兼着皇帝的老师。神宗有什么事,也经常向王征求意见。

神宗注意广开言路,择善而从。大臣们也敢在他面前说实话,说真话,有时当着他的面争得面红耳赤,神宗也不以为忤。在用人的问题上,神宗更是思想重视,听取不同观点。副相韩琦放外任时,向神宗辞行,神宗还就韩的接班人问题征求他的意见:“卿去后,谁人可以任国事?”韩琦此时心里有怨气,说:“皇上圣明,自有识别。”神宗道:“王安石如何?”韩琦回答:“安石为翰林学士,学问有余。如进位宰辅,恐器量不足。”神宗听了,默不作声。后来的事实证明,韩琦的预言是准确的。

神宗任用王安石搞改革,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神宗有些动摇。王安石觉察后,很生气。他又装病在家,不上班了。接着上章要求解除其相位。神宗心里明白,此时如果允许王安石撂挑子,新法很快就会像他爷爷时的“庆历新政”一样,半途而废。于是,只得挽留王安石继续任职。他让翰林学士司马光拟旨批答。

司马光反对改革,就乘机在诏书中以神宗的口吻教训王安石:“今士夫沸腾,黎民骚动,乃欲委事任,退取便安。卿之私谋,固为无憾。朕之所望,将以委谁!”王安石见诏大怒,立即抗章自辩。神宗一看司马光把事办糟了,遂亲书手札安慰他:“诏中二语,失于详阅,今览之甚愧。”看看,皇帝倒先自我批评,向臣下做起检讨来了。王安石又赌了几天气,才不情愿地重新执政。

司马光虽然给神宗制造了点小麻烦,但他并不计较,很欣赏司马光的直率和学识,打算任命司马光担任枢密副使。司马光却极力推辞:“臣自知无力于朝廷,朝廷所行,都与臣言相反。”你与皇帝不保持一致倒也罢了,反而当面批评起皇帝来了。在这种情况下,神宗非但不发火,反而问他:“你说说有什么事相反?”司马光说:“臣言条例司不应当设置,又言不宜多派使者外挠监司,又言散青苗钱害民,岂不是相反?”神宗说:法都是好法,是下面执行的出现了偏差。

岂料司马光仍然不依不饶,激动地说:“以臣看来,法不是好法。”到了这个份上,司马光被杀头的可能都有。然而神宗仍然向他心平气和地解释,最后反而让司马光说的没了脾气。神宗曾感慨地说:“像司马光这样的人,如果常在我的左右,我就可以不犯错误了。"

最为典型的,是王安石与苏轼二人在改革的争论中,宋神宗所持的态度。神宗起用王安石搞改革,遭到了包括韩琦、富弼、文彦博、司马光这些重臣和老臣的反对,也包括官位不显的苏轼。苏轼时任直史馆、判官告院,他利用自己会写文章的优势,多次上书神宗,反对改革。

神宗看了苏轼的奏疏,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就召见苏轼,问他当前的政令得失在哪里,让他不必忌讳,直言指陈。苏轼逮住这个机会,岂有不说之理?他一字一顿地说:“陛下求治太急,听言太广,进人太锐。”三个方面,矛头直指王安石。神宗悚然,表示要好好想一想。

这次接见被王安石知道后,他不知好歹地当面质问神宗:“陛下为什么要召见苏轼?”神宗赶忙解释,说我看他上书说的主张都与别人不一样,所以就召见了。王安石竟然直接来了一句:“陛下如此错矣。”当神宗告诉他还想给苏轼另外安排个合适的工作时。王安石一听又急了,说:“陛下用人,须是再三考察,实可用乃用之。今陛下但见轼之言,其言又未见可用,恐不宜轻用。”一个皇帝,竟然让宰相把自己提拔的人给踹了。

神宗的改革最终没有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既得利益者与官僚权贵们反感和对抗的力量过于强大,加之用人不当所致。王安石虽然有才能,但正如韩琦所言,确有“器量不足”的毛病。人道“宰相肚里能撑船”,但就宋神宗与王安石而言,反倒是皇帝很大度包容,宰相有点小鸡肚肠。

王安石最大的错误,就是自视才高学富,固执不受人言,排除异己,不明事理,也不把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和意志当回事。所任用的改革者,以小人居多。而那些德高望重的大臣,如韩琦、富弼、吕诲、司马光等,都与他不能相处。连他的弟弟王安国,也不赞成变法。

最后,神宗干脆罢免了王安石,自己亲自指挥操作起来。然而终因积重难返,加之宋军在与西夏国的交战中大败,损失士民及民夫二十多万。从此,神宗彻底丧失了励精图治的雄心壮志,只好仍旧维持原来与西夏的和议,每年向其交纳财物。同时,神宗的精神上也受到了沉重打击,一病不起,直到元丰八年去世,终年38岁。

宋神宗是一个有作为、有主见的皇帝。他虽然不能改变封建的专制制度,但在“朕即国家”的体制之下,不搞一手遮天,孤行己见,而能发扬民主,开门纳言,博采众议,内省自己,可谓器量宏大。虽说还够不上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政治,但这种民主作风就是放在今天,我们各个部门大大小小的“一把手”,能够做到神宗的程度,也是不大多见。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风云人物 文史百科

卤城之战:诱敌深入的经典战例 诸葛亮击破魏军发动的钳形攻势 把司马懿打得畏蜀如虎

在这场诱敌深入的经典战例里,面对顶级用兵高手司马懿,诸葛亮不仅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带兵指挥能力,更以其高出一筹的卓越智谋,从头到尾把司马懿往沟里带,叫对方输的鼻青脸肿。全程每一个片断,都值得反复回味。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