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水浒传中的扑天雕李应,富家子弟出身,武功高超无人能敌,为何最后却甘愿屈身幕后当管家?

来源: 2019-11-01 14:29:11 人气:
字号: 小号| 大号
【内容导读】水浒传是我国四大名著之一,其中许多人物的为人处世之道,无不充斥着人生智慧,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水浒传中的扑天雕李应,富家子弟出身,武功高超无人能敌,为何最后却甘愿屈身幕后当管家?

水浒传是我国四大名著之一,其中许多人物的为人处世之道,无不充斥着人生智慧,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水浒传中的扑天雕李应,富家子弟出身,武功高超无人能敌,为何最后却甘愿屈身幕后当管家?

水浒传中共有一百零八位好汉,他们被分为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其中有许多都是武功高强的好手,譬如大力无比,能够徒手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还有不惧猛虎,即便是在醉酒之后仍能将其徒手打死的武松。其余还有豹子头林冲、玉麒麟卢俊义等,都是武功高强的精兵强将。然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位武学造诣极高的人,却从不参与任何战争,没有上阵打过仗,甚至宋江都拿他没办法。

这位低调的英雄就是李应。

78725a71cf34405f9cb4b13a038c6b1d_副本.jpg

李应本是独龙冈李家庄庄主,善使浑铁点钢枪,爱骑雪白马,喜著绛红袍,背藏五把飞刀,能百步取人,人称“扑天雕”。李家庄和祝家庄、扈家庄结下三庄同盟,要一同抵抗水泊梁山的贼寇,一个庄出事,其他两个庄就会前来救护。但李应先破了规矩,和祝家庄闹翻。事出偶然,却实属必然。反观李应的一生,他真的有一套处世哲学,近可以保命,远可以立功,加官进爵,可进可退,富贵不愁。

杨雄、石秀、时迁偷了祝家庄客店报晓的公鸡,大闹祝家庄,时迁被祝家庄擒获,杨雄、石秀投奔李家庄的管家鬼脸儿杜兴。杜兴把他们引荐给李应,李应修书一封给祝家庄,但祝家庄的祝彪不但撕毁书信,而且还要扬言把李应当做梁山泊的贼寇抓起来。李应大怒,带人前去祝家庄,和祝彪交战,被祝彪放暗箭,射伤臂膀。回到李家庄,李应赠给杨雄、石秀金银,放他们去梁山泊求救。李应是条绿林好汉,为了给管家杜兴面子,居然写书信要人,还带兵去打祝彪。李应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知道杨雄、石秀、时迁都不是梁山泊的人,只是要去投奔梁山泊,那么,向祝家庄要人并不是没有什么情理。可是,祝彪一口咬定他们是梁山贼寇,还把李应误认为和梁山贼寇一伙的强人,射伤李应。那么,祝彪一箭射破了同盟关系,当祝家庄被梁山好汉围住攻打的时候,李应保持中立,闭门不出,致使祝家庄被梁山人马攻破。

李应认为,绿林好汉都是有本事的,应该受尊敬的。人家有事求上门来,就是瞧得起“扑天雕”的名号,不能拒之门外,一定要全力帮人家度过困境。他出的是力,宋江出的是钱。宋江叫做“及时雨”,李应叫做“扑天雕”。宋江笼络人心,李应何尝不想笼络人心,尤其是大敌当前的时候,面对强大的梁山兵马,即使三庄联合也不一定能够取胜,况且,官府不会出面做后盾,等到庄破人亡之时后悔还不如提前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帮助要投奔梁山泊的杨雄、石秀要人,要出来了,他们欠李应的人情,要不出来,也会在梁山泊众好汉面前说李应的好话,不至于三庄被打破之后,弄个屠庄的结果。当梁山泊兵马攻打扈家庄、祝家庄的时候,宋江带礼物去见李应,李应以臂伤为由不见,但在战略形势方面,李应却保持中立,既不得罪梁山兵马,也不得罪祝家庄和扈家庄,其实,他是坐山观虎斗,看形势,看风头,眼睁睁看着扈家庄和祝家庄被梁山兵马攻破————这是他早就料到的。除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就是他永远站在形势好的一方面,而不是对立面。

e990ad4ea34641d59637ca0eb9018f86_副本.jpg

宋江走后,李应家里来了一个本州知府,带着一班执事和“三五十部汉”,向他询问祝家庄被打破一事。李应说自己有伤在身,一向闭门未出,“不知其实”。知府就说祝家庄有状子,告他“结连梁山泊强寇”,引诱梁山泊军马前来,“打破了庄”,还收了他许多好处。李应辩白,知府就说要李应到府里,“自与他对理明白”,然后把李应绑了,带着他出了李家庄。一同带走的还有管家杜兴。一行人出了庄门,“行不过三十余里”,梁山一班好汉出现了,“那知府人等不敢抵敌”,撇下李应,“逃命去了”,宋江强拉硬拽,把李应请上了梁山。

不用说,这一切都是宋江安排的。

宋江设的这个骗局并不高明,其中有几个明显的漏洞。一是战火刚刚结束,一个知府敢来上门兴师问罪吗?假如梁山“贼寇”还在这四周扫荡怎么办?二是拿人都是都头的事情,用得着知府亲自出马吗?这恐怕不会有先例。三是来的人太少。要知道,李家庄既然能够和祝家庄结成联盟,其实力肯定非同一般,否则,祝家庄怎么能够愿意和他联手对付梁山泊这样的大山头?郓城县要捉拿晁盖,派出了一个县尉,两个都头,带着一百来人。李家庄这个敢不买账梁山的村子,三五十个人敢进村捉拿人吗?

或者说,这样明显的漏洞,李应为什么识不破呢?

这是基于一下一些原因:

李应做了“亏心事”

就那个时代来说,梁山泊毫无疑问就是“贼寇”,这就是祝家庄、扈家庄和李家庄能够结成联盟共同对付的根本原因。宋江攻打祝家庄,事情是由时迁偷了人家的报晓鸡引起。时迁被捉,杨雄和石秀逃上了梁山,晁盖要斩了这两个人,原因是他们以“梁山泊好汉的名义去偷鸡吃,因此连累我等受辱”。晁盖要点起人马下山“洗荡了那个村坊”,以便“不要输了锐气”。宋江把晁盖拦下了,拦下的不仅仅是不杀杨雄、石秀,还有晁盖的亲临指挥权。但宋江说得很明白,“若打得此庄,倒有三五年粮食”。此前杜兴也说过,三村结下誓愿,就是害怕“梁山泊好汉前来借粮”。像梁山这样的山头下来借粮,不过是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强要,不给的话,抢都是轻的,把人杀光也不是没有的事。为了应付这样的事情,三村结下了同盟。李家庄的管家杜兴是这样说的:“这三村结下生死誓愿,同心共意,但有吉凶,递相救应,唯恐梁山泊好汉过来借粮,因此三村准备下抵敌他。”李应的亏心事正在于此。

本来,三家联盟就是防备梁山泊的,李应应该知道,救一个时迁这样的人,就是通同反贼。这就是说,是他首先破坏了三家达成的契约。如果说,前面是因为杜兴传话,他还不知道时迁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后来他自己找上门去,祝彪已经给他把话说清楚了,他仍然不肯收手,这就是有意为之了。当时的李应,可能在面子上有点儿过不去,想凭着自己的本事挽回这个面子,但事情过后,他是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后果的。所以,当这个假知府说祝家庄把他告下了,李应不会再去考虑这个知府是真是假,而是急于辩白自己有没有通同梁山泊。俗话说“心里无闲事,不怕鬼叫门”,正因为李应自知做了亏心事,所以才不分真假乖乖的跟着那个假知府前去“对理”。

下载_副本.jpg

民畏官的心理在起作用

封建社会,人是分等级的,尤其是官和民那区别是非常大的,一个人一旦当了官,那毫无疑问就是“光宗耀祖”。就像后世那个范进,一旦中了举人,连老丈人都对他态度十分的谦恭。所以说,像李应这种人,在村里他可以是老大,祝家兄弟抹了他的面子他定要拔刀相向,但见了官员却立刻表现的毕恭毕敬。所以,当庄客前来报告说知府来了,“便问祝家庄事情”,李应没有丝毫疑问,“慌忙叫杜兴开了庄门,放下吊桥,迎接入内”。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畏官心里,生怕迎接的慢了,当官的心里不舒服,因而对自己不利。

像李应这种心态,现实生活当中比比皆是,即便是《水浒传》当中也有一些例子。比如说宋江,他为了到华州救鲁智深等人,劫了宿太尉,扮作钦差,不仅骗过了西岳庙里的观主,连华州太守派来的推官也骗过了,说到底,就是这种民畏官、下畏上的心理使然。还有那个高俅,好汉们个个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尤其是宋江,可真见到了高俅,立刻就表现出一副低眉顺耳的架势,这是那个时代人们骨子里的东西,道不清长短。封建社会的官员都穿官服,要想了解一点儿民间事情,只能是换上便服出行,这叫做“微服私访”,为什么?就是官和民是不平等的,穿着官服了解不到真实情况。所以,李应尽管是庄主,但仍然是民,见了官,必须下跪,一个知府进了家门,李应没有吓傻,已经很是一个“好汉”了,再让他分清真假,也实在是难为他。

宋江的设计安排比较周密

除了李应自身的原因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宋江设计安排的比较周密。在人员安排上,知府和贴身人员,除了官员就是读书人,也就是说,这些人曾经当过官,或者是有准备当官,所以装起来很像。至于那四个都头,倒不用考虑别的,武艺高强就行。在时间上,宋江安排在打破祝家庄不久,这让李应来不及到衙门里去打探消息。进了庄,一班人直接进入李应家内,说话直奔主题,不给李应辩驳猜疑的时间。两三句话之后,直接就把人带走,可以说,李应自始至终都处在一种小心应付的状态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怀疑。

李应上山,是宋江事前的打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宋江又做了精心的设计,这是一个信号,说明宋江已经开始主动网络天下好汉前来梁山聚义,以便共同“替天行道”。

2aa35af1983547509fbbbb2d821ca34d.jpg

上山之后,李应和杜兴、蒋敬一起掌管山寨钱粮金帛。为什么要让他和杜兴一起做梁山泊的总管?因为他本身就是庄主,是一方的大财主,有杜兴辅佐,当然有经验,说不定还能让梁山泊发家致富呢。让蒋敬和他们一起做事,一方面是让绰号“神算子”的蒋敬管钱管账,不会出错;另一方面是要互相监督,不让李应和杜兴谋私利。李应和杜兴当然不能谋什么私利,没什么油水可捞,于是李应就随宋江上战场,立军功。他总要捞点好处,或者说弄点什么功劳,作为进身之资,起码博个话语权。

李应随宋江远征华州,大闹华山,做了水泊梁山前军寨的寨主。后来,李应随军马打大名府,担任第四路先锋。打关胜的时候,宋江用计擒获关胜,李应带人冲进官军寨内,救出被擒的张横、阮小七等人,夺了很多粮草马匹。智取大名府的时候,李应扮作客人,混进北京城,和史进一同夺了东门。李应在战场上正面交锋不多,总是抽空子以实击虚,巧立功而不是拼命立功。

虽然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的时候他排了第十一位,星号为天富星,与柴进一起掌管钱粮,但是他战场的本事确实不是很大,致富的本事倒是不小。

破辽国,李应跟随关胜大破太乙混天象阵的土星阵;征田虎,李应和柴进镇守陵川县;征王庆,李应和柴进护送粮草到前线,在龙门山遇到伏兵,用火炮击杀大将縻胜;征方腊,李应协助水军作战,在睦州之战的时候,用飞刀杀死守将武应星,这是李应上战场以来杀死的唯一一个敌方将领。

李应本是大财主,善于理财,他的武艺对付一些土匪、强盗还行,到了战场上只能捞偏门,见机行事,趁虚而入。正面战场对战只杀死一个敌方将领,确实有点投机的意思。他的绰号叫做“扑天雕”,意思就是能扑上天的雕,或者说在天上飞翔的雕,见到对付的了的猎物才下手,是见机行事的狠角色。

还朝之后,李应被封为中山府郓州都统制,赴任半年,听说柴进不当官了,也自称风瘫,纳还官诰,和杜兴一起回到独龙冈村做富豪,比起那些阵亡的头领们,李应和杜兴算是幸运的,起码落得一个善终。李应的一生像是画了一个圆圈,从起点出发,又回到了起点,本身就是富豪,革命一场,受招安,南征北战,做官,纳还官诰,还是做回了富豪。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风云人物 文史百科

卤城之战:诱敌深入的经典战例 诸葛亮击破魏军发动的钳形攻势 把司马懿打得畏蜀如虎

在这场诱敌深入的经典战例里,面对顶级用兵高手司马懿,诸葛亮不仅展现出了其强大的带兵指挥能力,更以其高出一筹的卓越智谋,从头到尾把司马懿往沟里带,叫对方输的鼻青脸肿。全程每一个片断,都值得反复回味。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