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两性 >

《人间失格》:讨好人间的小丑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1-11 16:33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故事。他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从他记事起不是终日躺在床上,就是对着家人发烈怒;父亲工作很忙,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孩子。因此即使是幺子,他也没有得到父母的多少关爱,但他却是家中看起来最快乐的一个。他常常做出各种鬼脸,讲糗事、笑话逗人开心,遇到生活中的困难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长大以后,他还是大家的“开心果”,但是他的恋爱和工作一直都不顺利。在他快40岁时,和一个女朋友交往,却在准备结婚之际被甩,接着他又失了业。他卖掉了房子,断绝了与所有熟人的往来,当起了“茧居族”......听说他这样生活了很长时间。也许三年,也许五年,再没有谁知道他的消息。

 

  前几天我收到一封大一女生写来的邮件。信中她写道:“很多人和我玩得好,是因为我时常会请他们吃饭,时常给他们带吃的,时常用我的淘宝我的钱帮他们买东西,时常给他们充话费,时常帮他们的忙......他们叫我时总是找我要钱、请客、帮忙,我是不是很悲催呢?”她还说,“就这十天左右时间,我的钱已经被‘朋友们’花完了。......以前这种情况经常有,但是我从不主动问他们要钱,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我不好意思张口。都是主动给我,我才收。”

 

  其实,这两种人都是“人间失格”者,都是讨好人间的小丑。

 

  《人间失格》是日本国民大作家太宰治的作品。太宰治,日本纯文学“无赖派”大师。在日本评论家的眼中,他是陷入了虚无的大作家;在普通人的嘴里,最多被人提起的事迹就是他的四次自杀。《人间失格》是他的半自传体小说,也是他最著名的作品,另外的作品还有《斜阳》《樱桃》《微明》......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人间失格》的版本已经很多了,但是《微明》还是首次有人翻译、出版,收录在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版本中,译者是国内第一位获得“野间文艺翻译奖”的陆求实先生。陆先生的译笔优美练达、虽偶出现一些生僻字句但更显独到精准且与原作呈一脉之势,深得日本文化研究者、日本文学评论家李长声先生、止庵先生的赞赏。能看到如此优秀译笔的《人间失格》和一篇太宰新作,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人间失格》的主角---叶藏与作者本人一样,从小体弱多病,懦弱敏感,内心充满了对人的恐惧,通过扮演“小丑”缓解内心的不安与恐惧。他从很小时候起就开始用假装的笑脸博得家人欢心,在学校里也是通过搞笑表演成为受欢迎的学生;高中时代起,他经常逃学,交酒肉朋友,参加非法集会;后来与酒馆服务员恒子蹈海自尽,女方身亡而他获救,他被以教唆杀人的罪名短暂入狱;结婚之后,纯洁的妻子却因为信任而遭到卑鄙之人玷污令他彻底崩溃;他买春、酗酒、自杀、沉湎药物,最终一步步走向堕落,贫病交困,最终被送进疯人院。

 

  小说开篇就讲了一个叶藏如何讨好父亲的故事:父亲要去东京办理公务,出发之前会问家中每一个人想要怎样的礼物。为了讨好父亲,他故意在父亲的礼物记事本里写下自己不喜欢的舞狮,这一招大获成功,父亲忍不住笑出来。

 

  书中这样详细地描绘叶藏的心理:

 

  “随便好了,反正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我快乐起来。但与此同时,别人送我的东西,无论多么不投我所好,我也不会拒绝。对讨厌的事物不敢明说,对喜欢的事物也像做贼似的畏畏缩缩,惴惴不安,令我倍感痛苦,而这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又使我苦闷不已。”

 

  “我想到一个好方法,那就是假痴假呆,诈哑佯聋。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尽管我对人类极度恐惧,但似乎始终割不断对人类的缘情,于是借着装傻这一缕细丝来维系与人类的关联。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人,暗中则是拼着死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才艰难万分做出这样的奉侍。”

 

  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似乎是参考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小女孩松子一直希望获得父亲的关注,但总是失败,因为父亲更关爱病弱的妹妹,直到一天,在游乐园里,她靠做模仿小丑做出鬼脸赢得了爸爸的一个笑容。从此以后她一生中都活在讨好别人中。交往了多个男友,无论对方如何辱骂她,殴打她,只要能跟对方在一起,她都愿意抛弃尊严,做任何男友需要她做的事情。她说:“即使挨打,也好过孤零零的一个人。”最终,她觉得自己“人间失格”了,和曾经自杀身亡的作家男友一样写下“生而为人,对不起”这句话。

 



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国内| 国际| 焦点| 文化| 财经| 户外| 旅游| 时尚| 生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