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投资理财,理财知识及个人理财信息网站

炒作数字货币“割韭菜” 小心有人借区块链之名行骗,离婚后再索前夫财产能成功吗

13 02月
作者:时代商报网|分类:如何投资理财|标签:投资理财名片 理财投资途径

离婚后再索前夫财产能成功吗

离婚后再索前夫财产能成功吗

  台湾女星孟广美或许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好不容易攀上的富商老公——世贸天阶董事长吉增和在离婚两年多后,居然又被前妻诉诸法院,要求再分割与吉增和的婚前共同财产,预计数额达十几亿元。离婚后再索前夫财产,吉增和的前妻能成功吗?

  离婚后再索前夫财产能成功吗

  文 本刊记者/邢 力

  中国台湾女星孟广美的情路和财运都可谓一波三折。先是早年与吴大维、黄秋生等拍拖均无疾而终,后来意大利籍男友Corrado Riccio更是将她的毕生积蓄4000万欧元席卷逃跑,让孟广美一时神情憔悴,失魂落魄,不得不拼命工作还债糊口。好在两年后孟广美成功攀上内地富豪、世贸天阶董事长吉增和,并在去年秘密完婚,近日才在瑞士补度蜜月。可人算不如天算,吉增和在结束上一段婚姻两年多后的今天,突然又被前妻张女士诉诸法院,要求再分割与吉增和的婚前共同财产。

  离婚分产后发现吃大亏

  45岁的张女士起诉称,她与吉增和结婚后,以吉增和的名义投资开办了“世贸天阶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奥中协合贸易有限公司”,其中,世贸天阶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吉增和对该公司投资6500万元。吉增和又以该公司名义投资了“北京奥中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奥中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公司。

  2010年1月,双方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张女士称自己当时分得两套房产和一家资产为2亿元的公司。此后,因发现自己分得的财产远远少于夫妻共同财产中应当得到的数额,她又与吉增和交涉。双方于2012年1月28日签订了一份《离婚补充协议》,在原离婚协议的基础上,约定张女士另行分到一套房产和4000万元。

  但近日,不断有媒体报道称,孟广美婚后这两年来生活超级奢华,大肆挥霍吉增和家产,光是孟广美的订婚戒指就价值千万元,又曝出吉增和在中国香港购置豪宅给孟广美,更有传言孟广美一年花费吉增和超过2亿元人民币。这让张女士看了十分不满,作为曾经“共患难”的夫妻,张女士决定通过起诉维护自己的权益。

  据张女士说,她与吉增和结婚后,因公司事务主要由吉增和管理,她对投资开办公司的经营状况及公司资产等不甚了解。经调查后,张女士发现,离婚时吉增和瞒报家产,仅北京奥中兴业房地产公司和北京奥中基业房地产公司名下的房产,就分别有7万多平方米和4万多平方米。根据从查询企业登记资料中吉增和所占股权比例,每平方米暂按4.5万元保守计算,以上两公司名下房产,吉增和就享有23.53亿元的财产性权益。经过对半分割,她应得11.7亿余元。

  张女士认为,她与前夫吉增和在签订《离婚补充协议》时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双方对于共同财产的掌握情况相差颇多。根据《合同法》规定,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法院变更或者撤销。所以她有权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变更或者撤销该份离婚补充协议。此次起诉,张女士除了要求变更已签订的离婚补充协议,还提出享有世贸天阶公司32%的财产性收益。

  再争财产需提交证据

  张女士的诉求是否能获得法院支持呢?上海公义律师事务所律师於炯告诉本刊记者,离婚协议不同于一般协议,因为离婚属于不可逆转的行为,如果法院允许离婚后再变更修订已签订的离婚协议的话,就会出现婚姻存续状态不确定的情况,不能简单套用《合同法》规定。实际上,张女士只需单独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对当时签订离婚协议时双方未分割或对方故意隐瞒的财产再次分割就可以了。因为根据去年刚实施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的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

  但前提条件是起诉一方必须提供确实证据,证明确有夫妻共同财产尚未处理,若诚如张女士所说,她已经掌握了吉增和名下拥有的数十亿元当时隐瞒的财产证据,则在离婚后再度成功分得财产并非没有可能。

  平时要做有心人

  於律师还指出,由于富人的财产形式多样,除了常规的各类金融资产和房产外,许多企业家手里还掌握大量的公司股权,因此这些家庭离婚时,对公司财务信息了解不多的一方很容易少分许多财产,尤其是少分到能不断产生收益的股权类财产。而股权的分割由于牵涉到公司的经营,因此分割起来更加复杂而困难,而且要获得相关财政证据的难度也更大。在极端情况下,有些已打定主意离婚的一方会在正式提起离婚诉讼前将名下财产偷偷转移到其他人名下,有的做得更绝,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把钱挥霍一空。

  对付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夫妻感情出现不和时,尤其是察觉到对方有离婚倾向或企图时,就应该提高警惕,注意对方的异常举动和家庭财产的流向。一旦发现对方有疑似转移财产的举动,应及时制止。如果对方掌握家庭“经济大权”,自己制止不了,就该先下手为强,抓紧时间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但申请人需要对申请保全的财产提供具体线索,比如银行卡账号、证券账户资金账号等等,这就要求申请人平时做一个家庭财务的有心人,不能做甩手掌柜,对对方掌控的财产信息一无所知。

  相关衔接

  近几年明星、富豪离婚争产案

  杜双华离婚案:“国内最贵离婚案”仍无结果

  胡润上榜富豪、日照钢铁董事长杜双华与宋雅红的离婚案充满了罗生门式的怪相。2010年,宋雅红向北京海淀法院起诉杜双华,要求离婚并分割双方近500亿元的共同财产,该案一时被称为“国内最贵离婚案”。但案件审理期间,杜双华提交的一份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年的判决书却称,由于女方“居无定所,查无下落”,因此在女方缺席情况下,法院仅将北京一套住房及一辆桑塔纳轿车判给了宋雅红,两个儿子判给了杜双华。因此海淀法院审理认为,既然衡水中院的判决已将两人婚姻关系解除,宋雅红再就离婚提起诉讼没有法律依据,因此驳回宋雅红起诉。“被离婚”的宋雅红随即提起上诉,又经过了近两年的折腾和数次开庭,该案至今依然没有了结。但最近宋雅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离婚案公开化后,她与杜双华见过几面,还曾一起聚餐,但双方都刻意避谈离婚案,她料想杜双华绝不会同意分割其名下50%日照钢铁股权,因此她不再坚持非要和杜双华离婚,愿意接受调解。

  贾静雯离婚案:嫁入豪门一无所获

  台湾艺人贾静雯与富二代丈夫孙志浩的官司打得人尽皆知。2010年,先是贾静雯远赴美国与前夫打官司,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女儿“梧桐妹”的监护权。回台后再打离婚财产分割官司,孙志浩却反戈一击要求行使夫妻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孙表示自己月薪只有3.5万元人民币,财产只有10万多美元。贾静雯结婚4年多来演艺收入近1亿元新台币,他有权要求分其一半,同时再度争夺女儿监护权。2010年7月12日的第三次庭审中,经过激烈争执,孙志浩放弃先前提出的分割夫妻剩余财产和要回礼金的要求,但贾静雯也放弃了双方婚后在上海购置的汤臣豪宅1/2产权。后在争夺女儿监护权的审理中,孙志浩重新取得女儿的主要监护权,引发贾静雯强烈不满并提起上诉,最终在法院调解下,孙志浩表示愿意将女儿留在上海而非带去美国,以方便贾静雯探望女儿,贾静雯也认同女儿定居上海作为“中间站”,从而放弃女儿监护权。

  阿汤哥离婚案:三度离婚 越离越精明

  好莱坞巨星汤姆•克鲁斯的爱情经历可谓一波三折。1987年,阿汤哥和女演员咪咪•罗杰斯结婚,3年后因妮可•基德曼的出现而婚姻破裂;然而2000年阿汤哥却与妮可分居,次年阿汤哥向法院申请离婚,由于结婚时两人未签署任何婚前协议,离婚时阿汤哥已是坐拥亿万身家的大富豪,所以阿汤哥分了数亿元财产予妮可;2005年,阿汤哥再次与女演员凯蒂•赫尔姆斯坠入爱河,可好景不长,2012年,两人婚姻遭遇七年之痒,凯蒂向法院申请离婚。由于有过之前两次失败婚姻的教训,此次婚姻开始前,阿汤哥已与凯蒂签订了婚前协议,以防不测。今年7月9日,双方律师对外宣布,两人已就离婚达成协议,但协议具体内容会永远保密,外界猜测此次离婚阿汤哥的财产损失将远小于上一次离婚。

  短评

  防患未然胜过亡羊补牢

  文 本刊记者/邢 力

  对任何家庭来说,离婚都注定是双输的买卖,区别只是谁输得更多一点。且不说各类财产分割都需要各种税费成本,诉讼离婚还要花一笔律师费和诉讼费,对子女的伤害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但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是否离婚并不是由单方面决定的。尽管结婚时人人都不想离婚,但计划往往不如变化快,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因此在婚姻问题上,防患未然总是胜过亡羊补牢。难怪一位好莱坞离婚律师针对明星富豪的婚姻提了三条建议:一、不结婚;二、非要结,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三、如果找不到还要结,那就一定要订立婚前协议!

  由此可见,想把离婚的损失降到最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结婚前约法三章,互相都明白离婚时能分得多少财产。更重要的是离婚时一定要理性面对,最好能好聚好散,平静分手,念及双方旧情,在财产分割的问题上也适当为对方考虑,千万不能为了争一口气而闹得不可开交,既伤神又伤财,而且恶性循环,双方都得不偿失。

炒作数字货币“割韭菜” 小心有人借区块链之名行骗

近期,打着区块链技术相关名义的招摇撞骗显现抬头之势。一些币圈自媒体及非法发币公司再度活跃,利用社交软件推销代币,企图浑水摸鱼。一些非法集资和传销诈骗行为以区块链为噱头死灰复燃,侵害投资者利益。必须加强打击力度,在监管和防骗知识普及方面同时发力。

从幕后走到台前,区块链技术火热背后,另一场“盛宴”却在暗流涌动。炒作数字货币“割韭菜”、发行毫无价值的“空气币”、打着区块链旗号传销诈骗……借区块链之名的招摇撞骗大有抬头之势,有关专家指出,监管也要与时俱进。

披“区块链”外衣炒作数字货币

“真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最近,沉寂大半年的一些炒币微信群再度活跃起来,群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行情,跃跃欲试的表现与几个月前销声匿迹迥然不同。

天津市民刘鹏2014年开始接触并购买比特币,经历过多轮市场炒作吸引散户追高后“割韭菜”。他说,购买数字货币与其说是投资,更多时候不过是带着投机心理与风险博弈,“无论赌输赌赢,最终大多只剩一地鸡毛,真正赚钱的寥寥无几。”

10月25日,每枚在8000美元上下徘徊多时的比特币突然发力,至26日一举突破1万美元大关,最高涨幅超过30%。

截至11月18日12时,比特币总市值超过1545亿美元,这一体量完全可与一家知名上市公司匹敌。但备受质疑的是,除暴涨暴跌带来投机炒作,实际应用迟迟未见。

再度开始活跃的还有发币公司以及币圈自媒体。近期,一些非法发币机构身处海外,利用社交软件推销代币。“他们宣称‘数字货币就是区块链’,这其实是对区块链技术的有意曲解。”专家称。

针对网传人民银行已发行法定数字货币,11月13日央行专门在其官网辟谣,人民银行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未授权任何资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人民银行从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目前仍处于研究测试过程中。

区块链成了传销诈骗“招牌”

区块链技术的火热,也让一些假借区块链之名、行传销诈骗之实的恶行死灰复燃。

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郭宇航告诉记者,最近他在中部某省调研时,该省金融部门官员透露,当地已累计查处40多起打着区块链旗号的非法集资案件,最严重的一起涉案金额高达20多亿元。

不久前,一款自称“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运动APP被湖南长沙市有关部门立案调查。该软件被指为“典型的金字塔传销模型”,是传统传销手段结合“区块链”“大健康”等新概念的结果。

类似案件今年以来呈多发态势。江苏省苏州市、盐城市等多地破获以区块链名义实施的诈骗案。湖南省衡阳市警方今年5月破获一起诈骗案,作案团伙以区块链为噱头,发行没有价值的“空气币”,募集到价值近3.5亿元的以太坊。

在曝光的假借区块链传销、集资诈骗的案例中,“拉人头”的特征十分明显。他们往往利用大众不熟悉区块链但听说过比特币“造富神话”的心理,为非法行为披上“时髦”外衣,承诺低投入、高收益,发展下线回报更高,不明真相者就很容易上当受骗。

行业专家称,“空气币”尽管可能真的用了区块链技术,但发行目的却描绘得过于宏大,如“人类健康”“重构商业模式”,几乎不可能实现。一旦投资者入套,资金积累到可观数量,项目发行方就有很大概率跑路,投资者血本无归。

当前,不少上市公司有意搭上区块链这班快车。据统计,3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超过500家自称同区块链有关联,但真正披露具体区块链业务内容且属实的只有不到40家。“蹭热点”现象十分突出。

穿透迷雾认清本质

“区块链与比特币之间不能画等号,显然也不等同于‘暴富’。”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强调,区块链是一种底层技术,依托于这种技术诞生了比特币等一众数字货币,但不能因此就混淆在一起。

发现真相需要穿透重重迷雾。除了加大区块链知识的普及,让大众了解并能识别披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诈骗之外,更关键的是监管也要与时俱进。

尽管这几年针对数字货币炒作、滥发币、传销诈骗的监管从未放松,但由于区块链概念的复杂性以及在法律上仍处于空白状态,传统监管方式目前看存在不小困难。

专家指出,要加强监管科技的应用。多数以区块链为名的传销项目,都会在网络上频繁传播、留痕,借助现有金融科技监管手段,就有可能及时发现、查处。

当然,一些政府部门“谈区块链色变”同样不可取。火币集团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马天元认为,区块链正在广泛地与实体经济结合,并在物联网、智能制造、用户征信等各领域发挥积极作用。只有善加利用,才能真正将潜能发挥出来。

金融分析师肖磊提醒,在区块链应用的商业模式尚未成熟时,要防止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借政策支持成为新的资本“黑洞”,杜绝盲目及跟风投资。


#区块链# #比特币# #货币# #代币# #币圈# 内容标签:
浏览6 评论2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60亿私募突然宣布:老产品通通清盘 仓位清零,离婚中老年人如何理财 投资在稳健与进取 热点新闻:新疆沙漠地带筑起“绿色屏障” 民众享生态建设盈利,离岸人民币今年动态分析报道 2015年离岸人民币发债规模料下降